大學聯招選科

 

首頁
向上

Hit Counter

有無人選錯學系?

 大學生輟學離開是為了回來?

原載:  http://www.com.cuhk.edu.hk/ubeat/040563/campus.htm

 記者: 羅國平 謝凱瑩   編輯: 潘嘉欣

   入讀自己喜歡的學科,是很多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大學之道,但當真的入到這 學系後,切實的學習體驗卻令不少大學生發現,原來自己根本不能從中實現對大學 的期望。這時候,有些大學生不惜離開。

   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現行的撥款政策,大學生循非聯招途徑轉校的機會微 乎其微,所以,他們傾向以聯招的方法轉校,但全日制本科生是沒有資格參加聯招 的。因此,渴望轉校的大學生只好押下原有的學位,孤注一擲,務求在聯招的大輪 盤上「贏」取另一個機會,希望回來時,可走進適合自己的學系。



 郭志達  ----  一時短視 錯失讀醫良機

   會考七優、高考三優的郭志達,零一年以首志願考入當時炙手可熱的科目──  香港大學訊息工程學﹙後稱訊工﹚,但入讀後始發覺該系所教的與他想學的是兩碼 子事。去年,他不惜放棄尚餘一年便畢業的學位,重報大學聯招,再續未圓的醫生 夢。

   郭志達一向都喜歡玩電腦,便以為自己會喜歡訊息工程,加上當時的科網熱 潮,驅使他作出一個錯誤的選科決定。「入讀後,我才知道訊工著重教授理論,這 並不是我想要的東西。」這使他萌起轉系的念頭。一年級時,他嘗試申請轉系到港 大的醫科,但不獲接納,過程中,他連面試的機會也沒有。

   其實,以郭志達的成績,若他在首次聯招時報讀醫科,港大或中大的醫學院大 概也是他的囊中物。談到選錯科目,他坦言自己沒有深思熟慮﹕「預科時,我想過 讀醫,但考慮到家庭經濟環境,讀醫科需要五年時間,便選了訊工。現在,我覺得 自己當時太短視,錯失了讀醫的機會。」

   為了成為醫生,去年二月,已是二年級生的郭志達毅然向港大申請退學,以之 前的公開試成績重報聯招,首兩個志願是中大和港大的醫學院。他明白﹕「這是一 個很大的賭博,因為聯招有太多未知數,很多可能性都會發生。不過,無論結果如 何,我都會接受。」

   聯招結果令郭志達的醫生夢幻滅,他獲派第三志願的中大專業會計系,但他無 悔退學的決定。「雖然讀不到醫科,但我明白到,必須為自己所作的決定負責,我 感到自己長大了,明白到機會要靠自己去爭取。」現在,他會接受會計系,並深信 「只要願意讀,定有不俗的成績。」

 暨泳琛-----   不惜冒險退學

   暨泳琛於零二年入讀香港教育學院的小學教育榮譽學士學位課程,主修音樂。
         她曾重讀中五和中七,會考和高考成績分別只得十二分和1C3D1E。她承認,以自己 的成績,能入讀教院,實現「我的志願」,本是個非常好的選擇。然而,不到一個 學期,暨泳琛卻說﹕「退學是我唯一的選擇。」

   「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讀的科,怎能教人呀﹗」暨泳琛慨歎地說。雖然她擁有 八級鋼琴資格,但仍無助她適應課程。因為教院要求學生有八級樂理程度,學習木 笛和鋼琴以外的樂器。「我樂理底子很差,所以要花費大量金錢去補習。而樂器方 面,我就被迫去學二胡了﹗」她無奈地說﹕「不論怎樣讀,我的成績都是『墊 底』,真是愈讀愈『難頂』。」

   開學三個月後,她決定退學,並且重報聯招。當時,家人和朋友都極力反對, 勸她待完成一年級課程後才轉系,但她的去意已決﹕「與其花四年時間去讀一個不 喜歡的學科,倒不如盡早轉系,給自己一個新機會。」

   重報聯招,她只懷著「博一博」的心態﹕「我知道自己的成績很勉強,而聯招 的競爭又一年比一年劇烈,我可能只獲派副學士,甚至不被任何大學取錄。」因 此,她惟有選擇成績要求較低的冷門學系。她首兩個志願分別是中文大學的宗教系 和浸會大學的宗哲系。她認為,這些學科較有哲理性和邏輯性,能提升思考能力, 很適合她。

   最後,她獲派浸大的宗哲系,念了近一年,她對宗哲愈來愈感興趣,也學到預 期中想學的東西,更打算繼續進修相關的碩士課程。所以,她覺得當初的決定是絕 對正確的。

 唐韻晶 -----   不能適應 只好退學

   唐韻晶於零三年入讀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在夢寐以求的學科僅讀了三個 月便申請退學。之前,為了接受這科,她曾經尋找過大學的輔導,但她始終感到﹕ 「這不是我想要的大學生活,我惟有先退學,弄清自己的意向。」

   在中七選科時,唐韻晶搜集了不少有關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資料,她認為自己大 概都清楚該課程內容,才作出選擇。進來後,她發覺所選的科目偏重實用,「從實 踐中學習」的教學模式並不適合自己﹕「雖然新聞系有不少理論的科目,但我認 為,這始終是過於實用性。」

   起初,她嘗試努力去適應。九月時,她已向大學輔導處和系內的老師尋求協 助,他們都勸她留下來,嘗試用時間盡量去投入和適應這科。當時,她也很猶豫﹕ 「我以為自己還未適應大學生活,只要做齊功課,在這裡讀三年並不困難。不過, 我每朝都好像聽到一把聲音跟我說﹕這不是我要的東西,不是我要走的路。」縱然 面對家人和朋友的反對,她還是於去年十一月向中大申請退學。

   唐韻晶已經報名參加了今年的大學聯招,第一志願是港大的社會科學。會考二 十五分、高考考獲3B2C的她表示,有信心考入首選學科。她謂﹕「念過半年大學, 知道自己喜歡傾向社會性的科目,對社會科學很有興趣,而且,該系的第一年不用 選擇主修科,課程較有彈性和適合自己。」第二次選科,她加倍謹慎,不但詢問朋 友的意見,搜羅大學的資料,更前往港大旁聽,務求對學科加深了解。

 大學報喜不報憂

   不少中七學生對大學選科都有煩惱,學友社學生輔導中心總幹事崔日雄表示, 學友社的求助個案中,有三至四成是來自不知如何選科的預科生。對於大學生選錯 學科,他認為學生和學校雙方都有責任。他指出﹕「不少同學升上中七後才考慮大 學選科的問題。在選科時,他們又只關心哪些學系容易入、有出路,而忽略了自己 的興趣和能力。」

   其實,各大院校都會在選科的季節,舉辦預科生輔導日及講座,讓預科生了解 各學科。但崔日雄說,院校為了爭取成績優異的學生,只會在輔導日強調學系的優 點,經常「報喜不報憂」,同學很難從中了解學系的真實情況。

   崔日雄認為,預科生選科時應同時考慮自己的興趣和能力。他建議,如果學生 的成績稍遜,不足以入讀自己最喜歡的大學學系,可以考慮修讀相關的高級文憑或 副學士課程,再銜接學位﹔若果大學生真的覺得自己選擇錯誤,也可考慮先完成該 學位,嘗試從現實的路中尋找另一條自己有興趣的新出路,例如副修喜歡的科目或 修讀其碩士課程,因為現在自負盈虧的碩士課程學額已有所增加,相對於數年前, 同學要入讀這些課程已容易得多。

 重報聯招 須先放棄學位

    以前政府沒有限制大學生轉校,不喜歡所讀學系的學生有機會申請轉校重讀 一年,但自去年九月起,大學教資會取消大學生轉校重讀的一年資助,以免浪費資 源,雙重資助重讀學生,並杜絕「騎牛搵馬」的情況。換言之,如果院校收取循非 聯招途徑入學的轉校生,教資會便會扣減院校的補助金,這變相是懲罰院校。因 此,除非有特殊理由,大學一般都不會取錄循非聯招途徑入學的轉校生。

   上述三位受訪學生都表示,因為通過聯招申請大學的被取錄機會,比循非聯招 途徑向大學申請的為高,所以他們選擇放棄學位,重報聯招。

   由於教資會實施新措施,公開試成績理想的本科生都會透過重報聯招的方法, 轉到其他大學的學士課程。不過,正在修讀全日制學士課程的學生,都沒有資格參 加大學聯招,所以,如果想透過大學聯招再獲派另一個大學學位,學生便需要先行 退學,回復「自由身」後,才能參加第二次的聯招。

    但唐韻晶並不同意教資會的做法﹕「假如轉系或轉校比其他大學生用多一年 時間是浪費資源,那麼,叫學生勉強自己,渾渾噩噩過三年,對社會資源和自己的 青春又何嘗不是浪費﹖」她認為,若學生找到一條更適合自己的路,大學應容許他 們轉校,這樣對大學和學生都有好處,所以,教資會不應在政策上阻攔。

   不過,崔日雄指出,大學入學制度確實存有兩難之處。如果准許大學生較易循 非聯招途徑轉校,會令大學一年級的學額減少,對應屆高考生不公平。所以現在要 求大學生必須先退學,然後重報聯招的做法,可讓同學更認真地思索他們修讀的課 程是否真的不適合自己,他們就不會貿然轉校。然而,此舉卻使同學被迫中斷學 業,而學生透過重報聯招轉校,其實仍可獲得資助,政府實際上也沒有節省對重讀 生的資助。

   本刊曾就上述問題要求訪問教資會,但有關官員表示沒空回應。

 學制三改四 減卻轉系問題

   針對中七同學難以認清真正適合自己的學科,崔日雄建議,政府應盡早實施大 學四年制。「現在大學三年制,課程十分『趕』,對學生的學習限制很大。如果落 實三改四,學生第一年讀通識科目,從中找尋自己的興趣,第二年才選擇專門科 目,可大大減少同學選錯科的機會。」

    對此,郭志達表示贊同﹕「雖然同學可從預科生輔導日等活動中得到不少學系的資訊,但這始終不及真正修讀課程的親身體驗。」